吃不吃枇杷

叔控本控。在成为写手太太的道路上努力着!日常练习彩虹屁❤️
我曾听信恶魔谗言,掉入无尽深渊

有.好玩

瞎写。练手

yiyious:

敲!请赵云澜马上!立刻!被沈巍吸血!

【巍澜】一百年过去了你咋还这么有活力?

人间必胜客:



#梗源n年前空间看到的两个神仙下凡爱上对方,都以为对方是个凡人所以暗戳戳变老想陪着对象过完这一世,最后身份揭穿皆大欢喜
#私设有,ooc




昆仑神君鲜少下凡,旁的小神仙只觉神君不喜人间烟火气,又或许是真的仙到快要和天下山川融为一体,几次有幸目睹神君真颜也又敬又畏地垂下脑袋只留一点狭窄的视线将将瞥到青色衣摆。
有资历的老神仙或是修行了万年的大妖不以为然,对此盲目崇拜的行为持保留意见。

昆仑神君哪是不食人间烟火,老到快归于天地也纯属滑天下之大稽,连本人听说也忍不住伸手往脸上摸,边摸边嘀咕自己才刚活了十几万岁正值壮年,怎么可能英勇就义化为净化天地山川的一股浊气。

他不下凡就是单纯觉得麻烦,这么多前辈晚辈出于好奇下凡去玩去历劫,哪一个不是惹了满身风流债回来,回到天上当年不动如山的心曲早就换成弹棉花了,不仅动了,余波还不小。短则百年,长则百世,更有甚者毁去仙骨就为了在尘世中求得百年的圆满。

他不是很能理解这些神仙心里咋想的,但若换成是他必定不会整出这些幺蛾子。
昆仑神君和往常一样和他养的猫叨叨这些天上的八卦,因为天上着实无聊,那些八卦基本隔上千年才出一个,大庆一双猫耳朵快要听出茧子,颇为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那可未必,凡间的人才多得是,你怎么知道不会出个奇人入了你昆仑君的法眼呢。”

昆仑君撸猫的手一顿,手下蓦地使力揪紧猫毛,微笑道:“死猫最近膨胀不少,敢和主子叫板了。”
大庆比百年前圆润的体型证明他这几年确实有在认真膨胀:“打赌吧,赌一万年小鱼干。”
昆仑君嗤笑一声,反正他最近闲得发霉正好没事干,答应道:“输了听我讲一万年八卦。”


昆仑君就这么草率的下凡了,化名赵云澜,动作迅速地管下凡的小神仙差点没反应过来。见到敛去一身仙气,只留那一袭分外挺拔显眼的青衫。
小神仙诚惶诚恐地问他要不要安排一下身份。赵云澜大手一挥否决了这个特权,既然是下凡体验人间疾苦的,怎么能坐享其成不劳而获。大义凛然的模样让小神仙对昆仑君的崇敬更上一层楼。
然而昆仑君心里想的却是底层生活比较有趣,他也能耍的开。


赵云澜在墙上看到了当地知府的一则招人告示,凭借其十几万年攒下的底子,还没活动开筋骨就顺顺利利地进了府里,当了名捕快。
每天就是巡巡逻,抓抓抢劫大户人家金链子的盗贼,顺带着把邻里偷情不成反被抓的纠纷解决掉。
日子挺平淡,赵云澜觉得多几个人听他叭叭八卦就是爽,每天都有新的邻里秘闻听也挺爽。
同时赵云澜认为回天上去的时候大庆会再听他讲一万年八卦,因为这赌十有八九是他赢了。

就是没想到打脸打得如此之快。


犹记得那天夕日欲颓,是个早下班回家吃饭睡觉的日子,难得的不用值夜班也不用为了抓一个大盗被迫守夜。
赵云澜从菜市场回来,身上还带着未散尽的喧嚣,左臂悬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是费尽口舌才从历尽沧桑的奸商那儿低价买回来的菜。没办法,神仙也要为了生活,整天不吃饭喝露水倒也不是不行,就是怕引起邻居怀疑。

刚拐进自己住的小巷子,就看见两三个流窜的土匪紧紧围着个书生打扮的人,身上的横肉很好地挡住了书生的脸。
所以自觉是个正义神仙撸袖子就准备挨个锤人的赵云澜并没有看到书生眼底一闪而过的阴狠聚起的浓浓黑雾。

赵云澜手法娴熟的三下五除二就放倒了那几个土匪,身姿轻盈地迈过地上吱哇乱叫的彪形大汉,稳稳站定在书生面前。
赵云澜仔细一瞅,心里那颗铁树就悄没声儿的开了花结了果。
好看是真好看,绝色是真绝色,但天上地下什么美人他过去的十几万年里没见过,怎么就这一个偏偏入了他的眼,还使劲往他心里钻。


书生叫沈巍,外表温文尔雅君子端方,内里黑得能掐出水来。这倒不是他两面三刀,只因他是鬼族的头头,天生带着抹不掉的暴戾恣睢,想来人间走一遭至少能磨掉所有外表上的阴狠。
这主意是他弟弟出的,表面上是为他好实际上就想趁着这时候赶紧把他手里的权力收回来,沈巍觉得鬼面就是个神经病,打不过他还非要整这么些幺蛾子。

但沈巍也挺赞同这主意的,某种程度上他俩算是想到一处去了。
后来他就栽了。

说实话那天那几个他根本看不上眼,一开始没打算理,若非他们不识好歹步步紧逼,也不会动了杀心。只不过没杀成罢了。
突然蹦出来个捕快模样的人轻功跃起,一腿扫倒了围着他的全部贼寇,轻盈落地衣袂翻飞的样子像极了九天之上仙气飘然的神祇。

在地底下待久了刚到人世,没怎么见过世面的鬼王沈巍,就这么没出息地被迷住了。
还是在阴暗的小巷子里,一点都没有初遇的美感。


赵云澜对付这种情况是头一遭,愣了得有一会儿才清咳一声道:“那个没事了,这些人我自会押回牢里……”顿了一下,继续道,“没,吓着你吧?”
沈巍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却不敢直视对方,只能微低下头有一瞥没一瞥地悄悄观察赵云澜,听到对方问话身体僵了一下,道:“无碍,谢谢公子。”
赵云澜向来是个自来熟到给个杆子能顺杆爬到树顶摘果子的神仙,这点带有终结意味的话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事:“别叫我公子啊,我有名的,我叫赵云澜。”
沈巍也成功接上了他的话:“沈巍。”


就那么一天,两人在交换姓名后各自暗戳戳地制定了和“凡人”的恋爱计划和如何与“凡人”厮守一生不露馅的方案。


赵云澜其实并不如何懂凡人是怎么勇敢追爱的,巧的是他的追求对象沈巍也在被相同的问题困扰。

为情所困的昆仑君招来土地公,想他在这儿一带生活许久,见证无数对恋人许下海誓山盟,对追人这件事应该很在行。
为情所困的小鬼王没什么靠谱的人可招,只能矬子里面拔将军去找了他弟弟,毕竟一万个馊主意里总能灵光乍现出几个好的来。


赵云澜趁着午夜月深人静,所有人都沉浸在梦乡中时,捏了个诀瞬移到几十里外的荒地,剁了两下脚从土里揪出睡眼惺忪的土地。
矮小的神仙认清周遭的仙气后颤颤巍巍哆哆嗦嗦了一盏茶的时间才把很简单的一段话说完,赵云澜认真地听着,就差变出笔墨纸砚来做笔记了。

听罢,赵云澜颇觉这老头胡扯的实力竟如此雄厚,还扯出了几分道理。他刚想捏完诀瞬移到床上睡觉,不料看到一个这些天朝思暮想的身影。
“沈巍?”赵云澜出声问道。
那身形一僵,缓缓回过身来看向赵云澜,面上带着些不能去细细琢磨的情绪。
“云澜?你怎么在这儿?”那情绪稍纵即逝,快得赵云澜以为刚才自己眼花了。


这事真不能怪沈巍,他也不知道能在这荒郊野外的地碰上人。
他今天特地挑了个没人的时间没人的地点找来他弟讨论,耐着性子听了一个时辰他弟慷慨激昂的传销式讲话,好不容易讲完身心俱疲想打人的沈巍还没来得及走,就被赵云澜叫住了。

沈巍和赵云澜各自揣着一肚子疑惑心神不宁,一来担心是不是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二来害怕知道马脚后对方会是个什么态度。

这次打破沉默的是沈巍:“快回家吧,不早了。”
赵云澜点头。


两人是真后悔又感激把接头地点定在这么远的地方。后悔的是他俩不能在对方面前暴露身份,捏诀瞬移法术啥的都不能用,徒步走了快一半天都亮透了。
神仙和鬼王自然是不累的,他们俩还真没想到凡人的体力竟也这般强悍。

终于赵云澜憋不住了,他问沈巍:“沈公子,您不累吗?”
沈巍斟酌了下词句:“我自是不累的,云澜这么说是不是累了,我来背你吧。”
赵云澜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下意识地就推辞了,再怎么说,一个神仙弱到让凡人背,传出去怕不是得开除仙籍了。
他这个人惯会讨巧,察言观色本事一流,看到沈巍神色一沉,眼眉耷拉的委屈样,赵云澜半是玩笑半是认真道:“这么心疼我,那不如嫁我啊。”
沈巍:“……”

所以这个感激就是因为还好路途漫长,有好多话可以慢慢讲完,讲到实在没有话讲,没有做掩饰的支支吾吾,剩下的就是逼出来的真话和一颗真心。


两人在一起一呆就是几十年。
他们本身都是长生不老的,现在却都要为了成全自己“凡人”爱人的一世不得不依托着法术改变容貌,照着葫芦画瓢把自己一张脸弄得皱皱巴巴沟壑横生。
赵云澜和沈巍看着对方日渐衰老倾颓的容颜和身形,心中丝丝缕缕地泛着疼,无时无刻不绷紧一根弦,生怕哪天对方睡着觉就入轮回去了。

同时他们还觉得凡人的寿命和从前听说的有很大不同,一百年过去了虽不至于活蹦乱跳,坐上一天下几盘棋,拔几棵种在院里的水葱也是绰绰有余。

直到有一天沈巍元神出窍,挑了个赵云澜没醒的时间到鬼族去收拾又有作妖念头的他弟,耽搁的时辰有些久了。
赵云澜醒来习惯性去搂枕边人的身体,搂在怀里发现有哪里不是很对,他抬手有些颤抖地去探沈巍的鼻息。
单了十几万年清绝出尘英明神武的昆仑君第一次有手足无措的感觉了,他也顾不上用法术再维持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撤了全身的障眼法现出原本的青衣来,抱着沈巍的身体愣了一会儿,良久才在额头印下一吻。

沈巍匆匆赶回住的小屋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周身清列的仙气充盈了满屋,他在没怎么见过世面也识得这是神仙的气息。
他心里那根弦忽然就再也寻不见了。

“我回来了。”沈巍睁开眼,轻声道。


“你输了,我大发慈悲不用你这个死猫听我讲八卦了。”昆仑君得意洋洋,撸猫的手都变得轻柔多了。
“还不是因为你俩都是老不…咳,有人愿意听你讲了当然用不着我。”大庆还没把“老不死”的仨字说完,就被鬼族特有的戾气硬生生逼得改了嘴。

心中默念消费观:

你那么好。

我嫉妒别人爱你,但更想他们比我都爱你。

他们的爱,有那么那么多。

嗨呀,日不到鸽子好气啊ヾ(:3ノシヾ)ノ

被鸽子日了x

一把被摔到墙上,突如其来的疼痛使你弓起了背,可那人毫不在意。
你眼前发晕,抬眼,却见那人正温怒的盯着你,没有再动作,仿佛在谋划着下一步的惩罚。
移步到他面前,温热的气息尽数撒在他脖颈上。手游走在他的后背。蝴蝶骨,后颈,再到发尾。
你轻吻在他的唇上,舌尖不经意间的交缠。他的眼底多了几分浑浊,与他拉开了些距离。你玩味的瞅着那双眼睛,期待他下一步的行动。
“啪”
一瞬间,酥麻的疼痛席卷了半边脸。
TBC
可能会继续写,看鸽子心情。

@萧魉 

对不起m(._.)m
一个傻屌脑洞😂

是个故事(考试摸鱼)我也不知道是啥。自己脑补吧

悖悖论:

我(年轻,幼稚):我希望有好事发生

我(现在):无论发生什么坏事,希望它至少比较有趣好笑